丝瓜app后退不了

千年眼?

游宇看着貘良丢给自己的千年眼,不禁有些发愣。

记得动画情节里,貘良在埃及篇开始之前,似乎是把千年眼扔给社长了来着?

动画里这个千年眼就相当于是貘良邀请社长来参加“究极的黑暗游戏”的入场券。海马社长正是拿着这件神器来到了存放在埃及的那个“王之记忆”的石板前,通过那个石板进入了游戏和貘良之间的那场“究极的黑暗游戏”。

换个角度看,这东西也许就相当于是特邀的入场门票。

“啊,那个曾经还是贝卡斯的东西来着?”貘良耸耸肩,“没错,当初在决斗王国的岛屿上就是我从贝卡斯手里抢来的。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我用不着它了,你就收下吧。

很快那位法老王大人就要去埃及找回他自己的记忆了,对我来说那也挺重要的。如果感兴趣的话,你也一起加入进来好了。玩游戏嘛,就是要人多才热闹。”

他说着发出了一阵古怪的笑声,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也越来越好奇了,不过既然有这种程度的实力,还有着驾驭三幻神的权能……”

貘良说到这儿没继续下去了。

不过显然,他现在也已经误以为游宇跟古代埃及的什么人有联系了。虽然他暂时还没弄明白,但他觉得在法老王的记忆世界里应该能搞清楚。

清纯美女吊带淑女格裙自然长发小清新图片

与此同时,游宇面前的任务面板里也弹出了相应的内容。

“触发任务:暗貘良的邀请!

任务描述:寄宿在貘良了体内的黑暗人格对你发出了‘究极黑暗游戏’的特别邀请!在无名的法老王开启了记忆石板之后,带上‘千年眼’来到石板前即可进入法老王的记忆世界。”

并非是必选任务,面板下面跳出了“接受”和“拒绝”两个选项的按钮。

这倒是确实没想到。

王之记忆篇剧情的参与,其实游宇本来就是有计划的。

这个篇章的主线剧情虽然同样也不是人人都能参与,但前世的链接世界里也是有玩家参与进去过的。

前世的链接世界里没有游宇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颜值加实力派爱豆NPC,环绕在游戏身边的玩家比现在可要多出了不少。

虽说游戏对这些沙雕们一般都只保持着对待狂热粉丝的态度,但架不住沙雕们人多势众、而且一个个舌灿莲花,总是有那么几个沙雕玩家有机会能把好感度舔得稍微高一点,在游戏面前存在感稍微高点的。

根据主线流程,游戏出发前往埃及之前,好感度刷得足够高的玩家就有一定概率可以加入游戏小伙伴们的埃及旅游团,大家组团一起去陪游戏打主线最终关卡。

动画剧情里,暗游戏在石板前出示了三幻神之卡,之后独自一人飞进石板内进入了记忆世界。随后他的小伙伴们在千年积木的“心之房间”里一番探索之后,靠着他们羁绊的力量找到了通往记忆世界的门,随后也加入了进去。

而当初玩家们要想参与进这段剧情,唯一的方法就只有蹭上游戏的小伙伴们的车,跟着他们一起通过千年积木的“心之房间”进入到记忆世界里去。

游宇当年玩链接世界时,整部DM剧情完结束之后,这些内容的流程和触发条件都是被人完完整整地贴在了论坛上的。

因此从很早之前游宇就已经做好了参与这部分主线的准备。按照原计划,他也是打算跟着表游戏、城之内等人一起,通过千年积木的力量进入到法老王的记忆世界里去的。

不过现在好像省去这个麻烦了。

如今手里有了“邀请函”,只要记忆世界开启他就能直接登入。

“那今天就先这样了。”貘良抹了抹嘴角的鲜血,退后两步,“那东西就先寄存在你那了,要不要去埃及是你的自由。

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我可是很期待在那个世界见到你哦,嘿嘿嘿……”

千年智慧轮内放出了一股诡异的黑暗气息,将貘良整个人环绕进去。随着黑雾消散,他人也已消失在了原地。

游宇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千年眼,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埃及去肯定还是得去的。不过既然出现了这么个变数,接下来他的计划也需要有相应的调整了。

他同样没忘记试着感应千年眼中蕴藏的黑暗力量。然而很可惜,这本应是七大千年道具之一、蕴含着恐怖力量的神器,他却无法从中感应到半点非凡之处。

感觉就像是个做工精良的古董玩意儿,除了当摆设之外毫无卵用。

对此游宇虽然无奈,却也觉得在意料之内。

千年神器一个个都是无比挑剔的主。它们一般只认三千年前主人的转世,就算偶尔也会认可像贝卡斯那样的第三者,但情况极其罕见,就跟中彩票似的。

就像三幻神一样,越是牛逼的东西它就越是傲娇。就好像它们觉得谁上都行就会显得自己很是个很随便的神器,就没逼格了,所以它们一般都喜欢故作矜持,不轻易让陌生人上车。

但无论如何游宇还是先给它收起来了。

此时后面一帮玩家早已叽叽喳喳地热闹起来,更是已经有人把第一手消息发上了论坛。这会儿论坛里也正在热火朝天地激烈讨论。

——游宇桑要去埃及了!

大家都敏锐地嗅出来了,这是主线的味道!

《游戏王DM》,链接世界1.0版本结局篇的序幕!

对于游宇这个“世界主角”能参与进这个主线大家都是毫不意外的。现在玩家们更关注的是,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姿势自己才能蹭到这任务里去……

游宇当然也没忘了大殿里剩下的其他多玛喽啰们。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视线淡定地从喽啰们每个人身上扫过。

一众多玛喽啰被他目光扫至,顿时一个个不由身子猛颤,赶紧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哐当”。

一个决斗盘落在了地板上。

不知是谁带的头,众喽啰们赶紧有样学样,依次取下了各自手上的决斗盘扔在了面前的地上,场面一时颇为壮观……

游宇不由惆怅地望天。

好像……给人留下了些奇怪的印象呢。

也不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