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软件

下午六点,在这个季节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道路两旁,霓虹闪烁,路上行人匆匆忙忙,而这时一辆车正行驶在街道上。

车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晨和辛旭阳。

辛旭阳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道:“萧老弟,我看今天陆名璟是睡不着觉了。”

萧晨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这两天不好好珍惜,他以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

辛旭阳心中了然,陆名璟如此针对燕倾城,萧晨定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不过是在杀他之前先把名璟公司给整垮。

而辛旭阳同样知道萧晨邪王的身份,辛旭阳当年落魄,被只是学生的萧晨救助这是真事。

辛旭阳花费巨资想要寻找萧晨同样是真事,当时已经在欧洲纵横的萧晨被辛旭阳感动,这才见了辛旭阳。

不说这些,辛旭阳开着车,很快已经来到了王言才所在的小区中。

王言才,用腰缠万贯来说也不为过,但他所在的位置使得他的财富都见不得光。

所以他只是住着一个普通的小区。

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

华景小区八号楼,七层七零一就是王言才的住所。

在萧晨和辛旭阳进入小区之前,在王言才的房间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和王言才一起去辛旭阳那边吃饭的四个人不用多说,此时都在。

同时在房间中还多了五名眼神冷厉的男子。

这五个人分别是王言才五人的保镖,同样是他们的心腹。

在他们的位置上得罪的人不少,因为竞争同样有许多危险。

所以他们的保镖的身手都很不错,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保镖的忠诚度。

显然这几名保镖对几人来说,都是信得过的人。

这些保镖都有合格的持枪证,此时正人手一把手枪,各自检查着自己的枪械。

王言才看着几人说道:“们在里屋呆着就好,如同听到我摔了杯子在出来。”

五名保镖点了点头,然后各自收了枪,进了里屋。

不多时,门铃声传来,王言才看了自己的四名同伴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来了。”

王言才走到房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当看到站在猫眼后的辛旭阳后,王言才直接拉开了房门。

只是当房门被拉开后,王言才以及他的四名同样神色都变了变。

刚才王言才透过猫眼只看到了辛旭阳,可现在他们竟然发现萧晨也在辛旭阳的旁边。

萧晨,王言才等人是认识的。

因为南宫妍的生日宴那件事,萧晨早就已经被这些上层社会的人熟知。

而前段时间,国际会议中心的大劫案同样将萧晨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不过显然对于萧晨,王言才等人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但这个时候,萧晨的出现却不同。

谁都知道萧晨是燕倾城的保镖,萧晨入狱的那段时间,燕倾城没少托关系。

萧晨来了,恐怕代表的就是燕倾城。

不过王言才的反应很快,既然萧晨来了,到时候大不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萧晨给做了。

王言才看着辛旭阳笑道:“哈哈,辛老板,快里边请。”

辛旭阳打了一个哈哈,和萧晨一道进入了房间里边。

房间中已经摆好了酒菜,几人落座。

王言才起身亲自为辛旭阳倒了一杯酒,“辛老板,话不多说,我敬。”

辛旭阳举杯看向王言才,“干。”

“吃菜,吃菜。”

王言才招呼着,气氛看似融洽,实则暗流涌动。

王言才敬过酒后,其余四人同样向辛旭阳敬酒。

辛旭阳来者不拒,萧晨在这,就算自己醉成烂泥,也没有什么问题。

众人敬酒,显然直接忽略了萧晨。

而萧晨脸上却没有一点被忽视的不满,他自顾自的在自己身边放了一瓶酒,然后自斟自饮。

喝着酒,吃着菜,很是自在。

对此王言才等人冷冷的撇了萧晨一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王言才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管今天能不能拿下辛旭阳,萧晨必然走不出这个房间。

酒至半酣,王言才见辛旭阳只是喝酒吃菜,根本不问其余问题。

王言才知道,自己若不说,辛旭阳定然是不会开口的。

再次喝下一杯酒,王言才看向辛旭阳道:“辛老弟,听说最近看上了北边那块地?”

王言才一声辛老弟自然是想要拉近和辛旭阳之间的关系。

辛旭阳也是笑呵呵的道:“王老哥,实不相瞒,现在正在准备对那块地竞标,不知道有没什么内部消息?”

王言才神秘一笑,“哈哈,辛劳弟,算是问对人了,那块地可以公开招标,但同样可以私人售卖,正好我认识那块地的主人。”

“哦?”辛旭阳脸上一喜看着王言才道:“那王老哥能不能帮帮忙,让我认识认识那块地的主人?”

“这个自然好说,不过吗,辛老弟,有所不知,最近我也有一件烦心事。”

辛旭阳装作一愣看着王言才说道:“王老哥,身居高位,怎么还有烦心事?”

王言才笑了笑说道:“辛老弟说笑了,我可没有们自由,辛老弟,我这件烦心事,其实也算不得大事,正好能帮我解决。”

见王言才绕老绕去才说到了正题上,辛旭阳看着王言才说道:“辛老哥,如果我能够帮忙,肯定不会推辞,说说看,具体是什么烦心事。”

听到辛旭阳的话,王言才脸上带上了几分笑意,“就是天衣集团的事情,想必辛老弟也明白,这是名璟公司和天衣集团之间的矛盾,可现在我听说辛老弟也参与了进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辛旭阳露出一副明白的样子笑道:“原来王老哥的烦心事就是这个啊,难道王老哥想要我退出?”

王言才点了点头说道:“正有这个意思,不知道辛老弟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

辛旭阳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先喝了一杯酒,神色也变的有些阴沉下来,他抬眼看向王言才,“王老哥,这件事恐怕有点难办,我先给说说我为什么参与这件事吧。”

“有一个儿子对不对,如果说有人要动的儿子,怎么办?”

听到辛旭阳的话,王言才几人都是愣了愣,“辛老弟,难道陆名璟要动的女儿?”